位置:首页 > 中短篇故事 > 恐怖故事 > 金匮六壬盘2:大闹悟空神墓
金匮六壬盘2:大闹悟空神墓
一、美女警官的特殊任务

  混浊的空气里有很浓重的霉味,或许还掺杂着不知从哪里传来的腐烂臭气,让人心口闷得发堵。原本可以照亮三十米远的探灯,在这深黝曲折的墓道中,只能照出五六米,再远些就模糊得无法分辨。墓室中静悄悄的,闯入者粗重的喘息和脚步的悉缩声在这寂静中显得更为响亮,听在闯入者自己耳中,也觉得慌慌的,似乎是有什么都西跟着自己般。他停下脚步,吸了根烟想定定神,又觉得自己似乎是忘记了什么。

  “怎么会只我一个人……胡海,胡海?”闯入者想起自己遗忘的是人,于是大声呼喊起来。

  墓道中并没有传来回应声,闯入者侧耳倾听了会儿,又开始大叫:“张许,张许!”

  仍然没有任何回应,闯入者皱紧了眉,心中那一丝不安现在变得非常强烈了,他猛然发觉到一点,在这样封闭的空间里,他的大喊应该有回音,可是他却没有听到回音!

  他张大嘴想要再喊,但还没来得及出声,猛然间一个圆圆的球状物出现在他面前。灯光下,他可以看到那东西地轮廓,可又觉得自己根本看不清那是什么,那东西在他面前飘着,象是一团磷火。

  闯入者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圆球慢慢转了个圈儿,用正面对着他,那是一张狰狞诡异的猴脸!

  虽然见过不少恐怖的事情了,闯入者在看到那张怪脸时还是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啊!”

  闯入者惊得一纵,头猛然撞着什么,接下来听到一片哗啦声,他定眼一看,自己将沙发前的茶几撞翻了,上面的东西洒落一地。

  “原来……又是一个梦……”缓过神来之后,他嘟哝了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将掉到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

  手机里有一条新的短信,是张许发来的,看到这短信,他脸上浮起一丝温和的微笑。上次冒险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可是经过的事情却还历历在目,那庞大的地下迷宫,神奇的古代机关,以及诡异的血池莲花,时不时地还会出现在他梦里。

  特别是这几天,梦里总是出现一些新的阴森恐怖的场景,似乎自己又回到了地下墓道中。

  短信内容很简单,说有个朋友将来找他帮忙,却没有说那个朋友是谁,也没有提到什么时候来。他回了个信息,问是什么样的朋友,却半天没有得到回答。

  “奇怪……”他嘟囔了一声。

  正这时,门口传来轻轻的笃笃声,他有些奇怪,自己住的是公寓式旅店,谁会找到这里来。

  “来了,来了!”敲门声突然变得急促而密集起来,似乎不只一个人在敲门,他顾不上收拾东西,快步过去开了门。

  门口站着的是两个陌生人,一个又瘦又高,看上去有几分象竹竿,另一个则矮而壮实,肉乎乎的脸上都是不耐烦的神情。初一眼看到这两个人,他险些以为自己来到某个晚会的现场——这二位的外表,不一起上电视台说相声实在是浪费资源。

  “你们……”

  没等他问这两人是谁,那个矮壮的男子伸手给自己戴上一副墨镜,用力挤开他,快步进了屋子。瘦子则不停地向他点头:“孟楼先生是吧?抱歉抱歉,我朋友脾气有些急。”

  孟楼唇际浮起了一丝淡淡的笑,他轻轻抱住胳膊,没有说什么,只是紧紧盯着瘦子的眼睛。瘦高个儿不停地弯腰,这让他身形显得佝偻,活象一只在油锅里乱蹦的大虾米。

  在孟楼的注视下,瘦高个儿越发地显得不安,他用力咽着唾沫:“孟楼先生,不要问我们是怎么知道你的,对于象我这样研究摸金校尉的专家来说,知道地下世界的后起之秀并不是什么难事。”

  听着他略有些节巴的陈述,孟楼耸了耸肩,觉得这人的脑袋似乎有些不正常,他把目光转向另一个人,那个矮壮的男子已经自己坐在沙发上,手中抓着一台PSP玩得正起劲,脸上表情也是咬牙切齿。

  瘦高个顺着孟楼的眼光看去,发现同伴正聚精会神地玩游戏,禁不住火冒三丈:“仨儿,别玩了,一个盗墓高手应该能分清楚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现在不是你玩游戏的时候!”

  矮壮的男子只是推了一下墨镜,连头都没有抬起。瘦高个愤怒地冲过去,想夺走那台掌中游戏机,矮壮的男子终于把目光从游戏机上移开了:“别动别动,这可是我的高科技装备,没准就能在古墓里救你一命!”

  “见鬼的高科技装备,在资深摸金校尉看来,这玩意根本没有任何用处!”瘦高个不肯放手。

  孟楼一直看着这两个人小丑般的举动,可当听到“古墓”与“摸金校尉”时,他脸上的浅笑变成了冷笑。

  “行了二位,不要再演戏了,你们究竟是为什么来?”他不耐烦地说道。

  本来一开始他还以为这两个人就是张许请他帮忙的朋友,但现在他否定这个推断,这两个人绝对不会是张许的朋友。

  “呃……”两个仍然拉扯在一起的人呆住了,他们相互对视一眼,这才坐直了身子,那个瘦子先说道:“还没做自我介绍,我只高大泉,是一个独立出版人。”

  “我叫南明,笔名三叔,是一个自由撰稿人。”矮壮男子乘着高大泉说话的时候,从他手中将游戏机又夺了回来,看到自己操作的游戏角色已经挂了,他惋惜地叹了口气,然后才介绍自己。

  孟楼嗯了声不置可否,他的沉默让两个来访者觉得非常尴尬,这明显是不信任的表示。为了搏取信任,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明了来意,中间少不了争吵对骂,这让孟楼越发地认定,这两人应该是相声演员而不是什么出版人或撰稿人。

  他们的来意更加荒唐,高大泉的梦想是运作一本红遍天下的书,而南明则是他手中的作者,可惜的是,南明写的几本书市场反应都是半死不活,两人在屡战屡败之下终于想明白一个道理:现在的读者可不是两三段酸文和半露不露的情色描写就可以糊弄的,拳头加枕头等于畅销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转型!”两人难得地意见相同,在寻找转型的方向时,高大泉翻到了曾经红遍全球的《达芬奇的秘码》,于是写一本充满悬念惊险与解秘的书就成了南明的任务。

  但是,这书可不是说写就能写的,两人在绞尽脑汁之后终于想到了盗墓这一行当,与古墓死尸打交道,悬念惊险有了,破解古墓中的机关,解秘也有了。

  “所以我们来找你,就是想了请你帮个忙,带我们去盗一座古墓。”高大泉弓着腰压低声音说道:“放心,我专门研究过许多摸金校尉的故事,算是一个资深人士,仨儿(南明这时不满地插嘴:“叫我三叔”)买了不少现代技术设备,绝对不会拖你后腿的!”

  “哦……”孟楼反复打量着两人。

  “报酬的事情好商量,等我们写出大卖的书了,稿费给你抽成!”高大泉开始利诱。

  “有老高的理论知识、我的科技装备,再加上你的实践经验,我们还等什么?”南明不耐烦地站了起来,用力地挥舞着双手,神情倒有三分象是站在演讲台上的希特勒:“就这样决定了,我们去盗墓,盗秦始皇陵,你看怎么样?”

  孟楼脸上露出了微笑,似乎对他的提议非常感兴趣:“你们说的挺有意思的,不过,为了证明一下你们的实力,我希望你们先完成一件事。”

  “什么事情?”两人异口同声。

  “你们知道,在古墓中有时会遇到突如其来的危险,这个时候反应能力与逃跑速度就将决定生死。”孟楼站了起来,他来到屋子的门口,向外边看了一眼:“这样,我说开始你们就全力向楼梯口跑去,在我数五下之内,你们能跑到楼梯口?”

  “我是绝对没问题的,身为资深专家,我知道这是测试反应速度与体能,这可是我的强项。”高大泉拍着胸脯说道。

  “哈哈,那还等什么?”南明将脚抬起来:“看到这双鞋子没有,阿迪达斯的高科技产品,奥运会短径赛选手的最爱!”

  “那么……开始!”孟楼一挥手说道:“五、四、三……”

  他才说开始,高大泉与南明就风一样冲了出去,两个人速度差不多,因此几乎同时来到门口,房间的门不算狭窄,可也不足以让两个大男人以跑步的姿态同时冲出,在碰撞声和“啊哟”声里,这两个拜访者终于挤出了门口。

  “滚吧!”在他们身后,房间的门砰一声被关上了,隐约还传来孟楼的喝声。两人由于惯性还向前冲了几步,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是被孟楼骗出了屋子。

  “孟先生,孟先生!”高大泉再去敲门。

  可是门再也没有打开,只是从里面传来了孟楼的声音:“喂,是前台吗,我是六二一房间,门口有两个陌生人,好象是小偷,让你们的保安来一下。”

  这声音很大,显然孟楼是故意让他们听见的。南明与高大泉对望了一眼,双方目光中都写着三个字:怎么办?

  “走吧,唉……”迟疑了会儿,他们可不敢真的和保安打交道,因此不得不垂头丧气地离开。

  “现在完了,没希望了,我的畅销书啊……”高大泉身子弯得非常厉害,他拍了拍南明:“要不,我们自己去找个古墓进去?可是一般的古墓没有悬念,到哪去找适合我这资深专家的古墓啊?”

  “嘿嘿……”南明发出古怪的笑声,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耳机,将之套在自己耳朵上。

  “喂,喂,你不动脑子在这干什么?”高大泉不满地问道。

  “刚才我在那家伙的沙发里安了个简易窃听器,嘿嘿,只要窃听他,还怕不知道哪儿有古墓?”南明阴笑着说道:“我说了吧,还是我的高科技装备可靠些!”

  打发走那两个莫明其妙的家伙后,孟楼又回到了沙发上,他打开电视,一连换了几个台,都是那些无聊的选秀节目,一些装腔作势的男女在屏幕里扭来扭去,让人觉得恶心反胃。

  “男人不象男人,女人不象女人……”孟楼嘀咕了一声,换到体育频道,看了一会儿赛车,正这个时候,外边又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滚!”想都不想,孟楼怒吼道:“别来烦我了!”

  敲门声停了一会儿,但接着又响了起来,而且这次声音极大,门似乎都要被敲碎了。

  “该死的。”孟楼咒骂着站了起来,那两个神经病还直顽强,看来不给他们一些教训是不成的了,否则等胡海来了看到后,只怕会嘲笑半天。他猛然拉开门,就想破口大骂,但又愣住了。

  因为,站在门口的不是开始那两个丑男人,而是一个大美女。

  她穿着一身素淡,长发披肩,明净如玉的脸庞上怒气冲冲,一双清冽如水的眼睛瞪着孟楼。两人就在门口相互瞪视着,只不过一个是惊讶,一个是愤怒,好半天也没有谁说出话来。

  直到胡海的嚷嚷声传来:“美女,是来找我的吗?”

  “小楼。”刚从电梯里走出,胡海就看到这一幕,他和孟楼打了个招呼,然后笑眯眯地对那女孩说道:“这是我朋友,孟楼。”

  “你是……霍警官?”

  胡海这家伙有时迷迷糊糊的,因此没有认出这个女孩,可孟楼略一迟疑之后还是认出了这个女孩的身份。

  “霍警官?”胡海瞪大了眼睛,以前他们见到的霍玉鸣,总是一身整齐的制服,虽然英姿飒爽,却让人敬而远之。眼前这女孩秀发披肩短裙如云,眼波如水眉色似黛,怎么也无法让人将她和那个女警官联系在一起。

  “不认识我了?”女孩收敛怒容轻轻一笑,眼珠转了一下,露出几分古怪精灵的神情:“好久不见啦,最近是不是又在忙着往哪座古墓里钻啊?”

  孟楼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他们与霍玉鸣是在上次冒险中遇到的,双方还相互救过一次,可是却谈不上什么交情,她表现得这么熟络,明显不太正常。胡海却没想那么多,他用力摇着头:“哪有哪有,上次那事情你不是调查清楚了嘛,我们是被胁迫的……对了,蚯蚓王和生死眼抓到没有?”

  两个月之前,孟楼、胡海还有张许被老资格的摸金校尉蚯蚓王、生死眼一伙胁迫,在岳城水库之下的曹操疑冢中经历了一场危机四伏的冒险,霍玉鸣就是在追踪蚯蚓王生死眼的过程中与他们认识的。

  “那两盗墓贼,我迟早会抓住他们的!”霍玉鸣哼了一声,然后向孟楼嫣然一笑:“就让我站在门口和你们说话?”

  “哦,对不起,请进。”孟楼耸耸肩,他的话简单明了,冷淡的味道就连迟钝的胡海也能发觉。

  霍玉鸣似乎并不在乎这个,她毫不客气地坐在沙发上,看到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她脸上浮起了微笑:“这象是有劫匪来过?”

  胡海哈哈大笑起来,看到孟楼忙着收拾,他去冰箱里拿出饮料递给了霍玉鸣:“美女,拿着!”

  霍玉鸣接过饮料,目光却没有离开孟楼,似乎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孟楼自己还是泰然自若,但胡海先受不住了:“停停停,美女,是我给你饮料啊,你就这样盯着他,我会受伤的呢!”

  “怎么,你喜欢被一个警察盯着么?”霍玉鸣反问道。

  胡海呃了声,无论是谁,恐怕都不会喜欢警察总盯着自己。停了会儿,胡海反应过来:“警察?你知道我平生最怕的是什么吗,就是警察,不过,当我看到美女的时候,我就连警察都不怕了。”

  “你那是色胆包天!”

  “霍警官,你大驾光临,总不会是为了和大海斗嘴吧?”孟楼收拾好东西,在霍玉鸣对面坐了下来,他心中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这让他懒得与霍玉鸣兜圈子。

  “是这样,我是来请你们帮忙的。”霍玉鸣没有回避孟楼的目光,两人眼神相对,互不相让。

  “没问题,配合警察工作是每个公民义不容辞的责任!”胡海一把将孟楼推到一边,自己挤在他的位置上与霍玉鸣相对:“不过,为了方便联系,美女能把你的电话号码与联系方法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霍玉鸣嫣然一笑,从包里掏出两张名片:“给!”

  胡海收下了她的名片,孟楼却将她的名片放在茶几上,丝毫没有收起来的意思。霍玉鸣终于觉得有些羞恼了,她咳了一声:“是这样,上次曹操疑冢事件影响很大,已经惊动了高层,我被调到一个新成立的部门工作,专门负责保护国宝级的古代墓葬和建筑。这一次,我们接到消息,一伙国际盗墓分子进入了国内,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对不起,没有兴趣。”不等她说完,孟楼就一口回绝。

  胡海倒有些跃跃欲试,比起在工地上开推土机,在古墓里探险要刺激和有意思得多。不过,看到孟楼一脸不快,他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是吗……说起来,曹操疑冢的案件中,还有件关键的证物没有找到啊。”霍玉鸣笑眯眯地瞄了茶几一眼,象个大罗盘的金匮六壬盘正放在那里:“那件证物也是文物,和你这个罗盘很象哦。”

  “你要你拿去。”孟楼毫不迟疑地说道。

  “算了算了,难怪张许说你这人虽然看上去好说话,实际上比谁都执拗。”与孟楼又斗了好一会儿眼神后,霍玉鸣只得认输:“看在小许的面子的,帮我个忙行么?”

  “小许……张许短信里说的那个朋友就是你?”孟楼睁大了眼,他不知道张许什么时候与这个女警察结下了友谊。

  霍玉鸣微笑着没回答,孟楼吸了口气,这次没有立刻拒绝了。

  “事实上……张许已经答应去了,如果你们不去的话,她一个人会很危险的哦。”霍玉鸣又加上了一句。

  紧接着,她看到让她感到惊讶和恐惧的一幕,孟楼与胡海,一个温和而一个散漫的人,随着她一句话,象是变身了一般,都猛然站了起来。他们目光中再也没有友善,身上散发着极为强烈的怒意,仿佛立刻会动手,将她狠狠痛打一顿。

  “你威胁了张许?”两人异口同声。

  被两人突如其来的转变吓一大跳的霍玉鸣愣了一下,接着反应过来:“怎么可能……她的事情没有告诉你们吗?”

  孟楼与胡海对望一眼,他们认识张许的时间也不长,虽然在共同的冒险中结下了极为深厚的情谊,可除了知道张许来自一个叫作“聚宝堂”的古玩世家外,其余的就一无所知了。

  “既然她没有告诉你们,那我也不多嘴。”看到两人投来疑问的目光,霍玉鸣撇了撇嘴,表示对二人开始的激烈反应极为不满:“你们等一下!”

  她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后开始和对方通话:“喂,阿许,他们不相信我,还说我威胁了你……对对,你没看到他们的模样,象是要吃人……嗯,好,好。”

  听她的口吻,似乎是在和张许打电话,孟楼与胡海又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都露出尴尬的表情。霍玉鸣将手机递给孟楼:“喏喏,为了防止你们以为我是在骗人,自己和她确认一下吧。”

  孟楼顾不得她话语中的讽刺,接过电话说道:“喂,是张许吗?”

  “是我,呵呵。”听筒中传来的确实是张许的声音,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笑意,孟楼敏锐地发觉,她似乎非常开心。

  “霍警官……”迟疑了会儿,孟楼觉得自己似乎没有什么话要说的,因此提起了霍玉鸣。

  “玉鸣是我朋友,因为她新的工作关系,以后会经常请她帮忙。”张许善解人意,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次帮她是我的主意,只不过又要把你和大海牵连进来啦,真是对不起啦。”

  对于张许,孟楼就没有什么抵触心理了,他本来就是一个野外探险的爱好者,身体内流淌着冒险家特有的那种血液,他厌恶的只是别人的强迫而已。

  “我来介绍一下基本情况吧。”见孟楼与胡海不再露出明显的敌意,霍玉鸣也严肃起来,她端正地坐着,就象是在警队里讨论案件:“我们接到线报,一伙国际知名的盗墓者进入了国内,他们的目标是福建……我们需要你用望气术和金匮六壬盘来确认他们的目标,至于其它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

上一篇:金匮六壬盘:决战曹操疑冢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