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中短篇故事 > 恐怖故事 > 鬼吹灯同人之六银棺
鬼吹灯同人之六银棺
第一卷 天悬地葬 第一章 引子

  阴阳眼,能看穿鬼物,视常人不能视之物。

  阴阳人,是指拥有阴阳眼的人,一般来说,拥有阴阳眼的人都比较厉害,命很硬。

  "谢主任,真是对不起,我一定好好管教他。"殷离尘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自己本来就最讨厌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现在倒好,除去星期六、星期天,一个礼拜之内,来了学校五次,比上班还勤、还准时。这哪的事啊?

  "殷先生,请你跟我出来一下,有点事找你商量。"谢主任面无表情地把殷离尘叫到了办公室外,"殷先生,我知道殷阳生同学是李局长直接调过来要求照顾的,但是……"谢主任支支吾吾的,仿佛有难言之隐。

  "谢老师,这事是我们家长没教育好。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殷离尘一脸尴尬地笑着,一是这事确实是自己孩子不对,二是县官不如现管啊。

  "殷先生,实在对不起,按照卓校长的意思,这个,那个,所以……"谢主任满脸尴尬地跟殷离尘嘀咕了几句。

  "什么?劝退?"殷离尘楞住了,自家小子来这学校上学还不到两个月,怎么又要劝退啊?"谢主任,您看,您再想想办法……,回家我一定好好教育……"

  不管殷离尘怎么说,这次学校是铁了心了,宁愿得罪李局长,也不要这孩子了。最后,殷离尘只有无奈地把孩子领回了家。

  一回到家,阿香就走过来问道:"阿生今天又怎么啦?"说着,宠溺地摸了摸阿生的小脑袋。

  "还能怎么的?还不是老样子,这次他更离谱了,以前都是说说学生,倒没什么,可这次,他居然说人家才来实习的一个女老师身边有个女婴儿,还天天带着!最近又在播什么鬼娃娃的鬼片,楞是把人家一个青春漂亮的女老师搞得神经衰弱,都打辞职报告了!"

  听到爸爸这么说,殷阳生立刻从母亲的身后伸出个头来,"我真的看到朱老师身边拽着个小女孩啊,那小女孩天天都在哭!哭的好凄惨啊。老师说做人要诚实,我只是实话实说嘛。爸爸还凶我……"说着跑到阿香怀里哭开了。

  "离尘,你知道,这事……其实不能怪阿生啊……"阿香幽幽地说。

  从小,殷阳生就能看见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小时候,他从来不敢一个人睡觉,只要把他抱到大街上,他立刻就会指着没人的地方号啕大哭,老是说那些地方有奇怪的东西,上学后依然如此,搞得人心惶惶的,就没能在一所学校待满过一年。

  "我也知道,但是,这已经是两年内换的第九所学校了!好像阿生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殷离尘烦躁地点了只烟,"虽然说全香港好几百所学校,一个学校上一个礼拜,初中也毕业了,但是,我们总不能老被拴在这啊,还工不工作了?前天,老李他们才说又发现个遗址,都催了我好几次了。"

  自从五年前回到香港后,殷离尘夫妇就一天到晚东奔西跑地忙着考古,哪有时间天天为了这不到十岁的小家伙去学校开会啊。这不,为了这小家伙的事,已经快半年没有出去过了。

  "嗯,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阿生估计是遗传了我的能力,可是,我小时候也没这么强的能力啊,最多觉得有异常,哪像他这样,都能清楚地看见了。"阿香又摸了摸阿生的小脑袋,她也担心从小看多了-不干净-的东西,会对孩子的身体智力发育有影响。

  "要不,我们去找找明叔?他认识的人多,路子广,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先暂时把阿生的能力封印住?反正你也不希望阿生再去冒险,等他长大后,就让他安安心心地做他想做的事吧,他们这一代,重视的可是科学啊!"

  "那好,就这么定了,我一会儿给明叔打个电话。"阿香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第二天,殷离尘一家人早早的就来到了明叔的庄园,自从某件事后,明叔就再也没有找过女人,一生无儿无女,一直把阿香当女儿看待,还认了殷阳生做干孙子,所以对于殷家的到来,老爷子可是十分高兴的。

  殷阳生也蛮喜欢来明爷爷这儿的,除了家里,这里是少数几个完全看不到那些奇怪东西的地方。

  午饭过后,殷离尘和阿香带着殷阳生来到了静室,里面早就有两个人等着了,一人身穿中山装,虽然略显沧桑,但是一脸的刚毅。

  殷阳生认识他,这是杨爷爷,姓什么忘了,听说在风水学、易经学的领域很有点名头。风水、易经,小小的阿生才不懂这些东西,之所以知道,那是因为,他的名字就是这杨爷爷取的,说什么"孤阴不长,孤阳不生",于是,自己的名字最后就成了殷阳生,为这名字,殷阳生没少给好奇的小伙伴们解释过。

  另一人身穿一身唐装,一缕白须,看起来很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所以阿生老是盯着他看,看到殷阳生盯着他看,那老爷爷也对着阿生笑了笑。

  "阿生,妈妈要和爷爷谈点事,你先出去找虎子玩,好吗?"虎子是杨爷爷的孙子,从小就经常和阿生一起玩,所以殷阳生乖乖地点了点头,跑了出去。

  坐定后,明叔先是向阿香夫妇俩介绍:"这位是杨叔的朋友,全真教的玄微道长,他可是有大能耐的人,你们的事我都和他说了。还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问问他。"对于这个干孙子,明叔可也是十分着紧的。

  全真教,殷离尘夫妇还是知道的,它创立于金代初年,创始人王喆(1112-1169)。王喆原名中孚,字允清,道号重阳子,又称王重阳,陕西咸阳大魏村人。全真道的宗旨要求个人内修的"真功"与救济社会的"真行"相结合。真功,就是所谓"明心见性"、"除情去欲"之类;真行,就是所谓"忍耻含垢"、"苦己利人"之类。二者双全,就叫全真。

  王重阳的徒弟丘处机,于金、元两朝将全真教发扬到极至。丘处机曾言:"千年以来,道门开辟,未有如今日之盛!"后衰败,至清朝,龙门一宗在王常月的带领下,于北京白云观呈中兴之态。清末,再次式微,1912年,北京白云观成立了全真派的全国性组织"中央道教会"。只是不知这玄微道长是"全真"七支中的哪一支。

  那玄微道长先是谦虚了一番,然后脸色严肃地对殷离尘夫妇说道:"你们真的要封印这小家伙的阴阳眼吗?这是天赐的能力,拥有阴阳眼的人,可是学习阴阳道法的天才苗子,若让他学道,绝对事半功倍,封印了岂不可惜?"

  "我们已经想得很清楚了,现在我们什么都不缺,只想让孩子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我想,你也知道我们家先辈是干什么的,那可是摸金的!且不说现在国家禁止,就是不禁止,那也是个把脑袋别裤腰带上的职业。我和阿香现在考古,就是为了偿还先辈们和自己以前犯下的错,我们不希望孩子再经历什么风险了。"殷离尘坚定地说道。

  玄微道长看了看明叔,又看了看阿香,见他们都没有表示,于是也只能叹了口气说道:"好吧,还好你们请的是我,要是龙虎山或者茅山的道友,估计他们怎么也会缠着收你儿子为徒的。阴阳眼可真的不好找啊!"

  这倒是实话,由于社会的压力,很多小孩就算有阴阳眼,父母也会把这当作秘密,叫他们不要乱说。解放前更惨,有的直接被当作"鬼娃"烧死。

  把殷阳生叫了进来,玄微道长最终还是忍不住最后问了次:"小朋友,爷爷要给你施个法术,施法过后,你就再也不能看到那些奇怪的东西了,你愿意吗?"

  一听说可以不用看到那些可怕的东西,殷阳生的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玄微道长见了,也只能长叹一声,不再说话了。

  听从父母的话,殷阳生乖乖地躺到地上,只见那白胡子老爷爷走了过来,也不知道他嘴巴里"嘀嘀咕咕"的念叨了些什么,最后,一指向殷阳生的额头点来,阿生只见那手指居然闪着淡淡的金光,然后就昏迷了过去。

上一篇: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下一篇:鬼吹灯同人之过路阴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