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中短篇故事 > 奇幻故事 > 末世路人丁重生记
末世路人丁重生记
第一章

2016年3月11日,央京。

“叮铃铃……”

秦瓷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走过去接起电话——电话这玩意儿,在末世后可算是奢侈品了,也就是秦瓷家那口子挂着两杠一星,还有变异雷系异能,在央京基地很得领导层看重,家里这才用得上。

接起电话,的正是秦瓷的丈夫彭应杭。

“喂,瓷瓷。”

听到他的声音,秦瓷笑得眉眼弯弯:“哎,怎么了?”

电话那头,彭应杭站在基地总部大楼的高层向下看,心中的犹豫与不忍通通被站在高处的压服,他面无表情,语气却温柔异常:“瓷瓷,我今天没法回去吃饭了呢,你能不能给我送来,我不想吃食堂的东西……”最后一句竟有些撒娇的意思。

秦瓷被他逗笑,却有些犹豫:“你们大楼那儿人来人往的,我又不好遮着脸,就怕……”

彭应杭心一痛,秦瓷真的是个好女人,容貌是美得过分,但跟他的时候才十九岁,清清白白的女孩子。末日里也没条件办婚礼,就是去户籍处登记了一下,请了他异能队里的几个兄弟简单吃顿饭,就算结婚了。

婚后秦瓷一直安安分分地呆在家里,从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姑娘却为他洗手作羹汤,家务样样都学了起来。因为她容貌的缘故,如非要事,她从不出门,即便出门,也庶得严严实实的。

两人结婚整整三年,她都是如此。

从现在温婉可人的秦瓷身上,再看不到三年前那个骄傲乖张的少女模样。

但是,一想到那些功劳不如自己,能力不如自己,如今却挂着将衔的二代三代们,彭应杭强压下了心中那份不忍,继续劝说妻子:“不怕,中午大家都在餐厅食堂吃饭,你坐专用电梯到43楼,路上不会碰到其他人的。”

“嗯,好的。”这还是两人婚后第一次他让自己送午饭去,听他这样说,秦瓷也没有多想,很快便答应了他。

等秦瓷打包好午饭出门时,刚好在楼道里碰上了对门住的陈大姐。陈大姐一见她这浑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一双眼睛的模样,就知道她是要出门。

“小秦,怎么今天想起要出门了?”陈大姐有些好奇,平时秦瓷除了每个月发放生活必需品的日子会出门,基本上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秦瓷提了提手中的保温壶,略带些羞涩地笑道:“应杭在单位,我给他送午饭去。”

陈大姐一拍手:“这可是巧了!我家那个就在楼下等着呢,今天开了车回来,载我去市场那边。刚好你们应杭在总部大楼,顺路,你就跟我一道坐车去吧!”

陈大姐的丈夫刚好也姓陈,在军需部工作,也是异能宅在军需部里头职位不低,这才能偶尔开着车回家,公车私用一回。

陈大姐是个热心肠,和秦瓷做了三年邻居,见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生得如花似玉,人却本分又老实,心里着实是喜欢。平时有事没事就喜欢来找秦瓷说话,能帮得上忙的甚至不需要秦瓷开口,她自己就热情地问开了。

如今的央京治安绝对说不上好,她虽然遮住了脸,可难保路上不出什么意外,能坐车当然是最好的,秦瓷连忙应了:“哎,好,谢谢大姐了。”

“你这丫头真是的,跟你大姐大哥还客气什么呢!”陈大姐嗔怪了一句,拉过秦瓷一只手,便牵着她下楼去了。

陈大哥开的车时部队里最普通的军绿色越野车,不管是末日前还是末日后,央京的路况都不好,刚好车上三人都不需要赶时间,所以陈大哥开得不快。

路过央京第一大街时,空荡荡的路面上有一群人格外显眼——那是一群年轻人,衣着是末世中少见的精致整洁,每个人都那样意气风发,眉眼间是隐藏不住的春风得意与高傲不羁。

秦瓷透过车窗,直愣愣地盯着那群人中唯一的女孩子,也是被众邪月般环绕在中央的女孩,眼睛一点一点失去了焦距。

直到被陈大姐拍了两下肩,她才回过神来,听到陈大姐的话——

“……S市基地的柳弯弯吧,整天就听说她的名字,这回竟然让我亲眼见到了!”陈大姐有些激动,“四系异能,女异能者全国异能等级排行第一,听说她还是S市基地的决策者之一呢!果然是名不虚传啊,还长得这么漂亮!这都跟那些故事里的女主角一样了!”

秦瓷面无表情地听着,听罢嘲讽一笑——柳弯弯,女主角么?那她算什么,刚出场就被女主炮灰掉的路人甲?哦不,或许她连路人甲都不算,大约只是个可怜的路人丁。

不过,路人丁其实也不错,起码在这血腥纷乱的末世三年,她很幸运地遇到了一个好男人,过了三年安逸到奢侈的日子。

秦瓷垂下长长的睫毛,按捺住心中对柳弯弯的恨意,劝慰自己——做人要知足。

在车开到离那群人最近的一瞬,柳弯弯伸手撩了撩头发,一抹莹润的白色闪入秦瓷眼中,秦瓷眉头一皱——那是一个白玉指环,套在柳弯弯左手中指上。

这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在秦瓷的记忆中,那是一个绿中带黄的杂色玉石指环,并不是她今天所看到那莹润温和的白色。

任何跟柳弯弯有关的记忆都被秦瓷保存的很好,她不会记错,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车开过,被众人环绕的柳弯弯似有所觉,偏头看去。

身边高大俊朗的男人低头柔声问:“弯弯,怎么了?”他这话一出,周围的男人纷纷将视线调回,关切地看向柳弯弯。

柳弯弯的笑一如三年前,清澈干净:“没事。”

基地总部大楼一般闲杂人等是进不去的,秦瓷本来以为要费几句口舌,但没想到的是,门口守卫只是问了她两句就给她放行了。秦瓷以为是丈夫提前打好了招呼,一路含着笑意上到43楼。

秦瓷没有来过这里,也不知道丈夫平时工作的楼层,但是,当电梯在43楼打开,她踏着暗红色绣花的地毯走出来时,那奢华耀眼的装饰还是让她察觉到了不对劲。

43楼没有隔断,只是在电梯入口处用了一扇檀木雕花的屏风遮挡视线。

秦瓷有些心慌,她不知道屏风后头有什么人,但应该不会她的丈夫。她想了想,刻意放轻了脚步,转身走回电梯前。但当她伸手摁向下的按钮时,电梯却没有任何反应。

“秦,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多坐一会儿呢?”一个温和的男声在身后响起,秦瓷转过身,只见一个衣着不凡的中年男人从屏风后绕了出来,站在屏风旁对她微微一笑。

虽然那男人看上去斯文有礼,但秦瓷却不敢掉以轻心,她谨慎地说:“不好意思,先生,我大约是走错了。很抱歉打扰您,我这就离开。”

秦瓷的镇定,让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兴味,他不紧不慢道:“秦是要到43楼吧?如果是,那就没有走错。”顿了顿,他意味深长地笑道:“我叫卫城,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应杭今天有任务,不在办公室,他出去前,特意叮嘱我要好好招待你的。”

卫城,央京基地二把手,其父为共和国上将,在部队中积威望极高。

秦瓷脸色瞬间煞白,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自从进了电梯,她就将挡住了大半张脸的口罩取下,此时她的神色变化尽数落尽男人眼中,男人唇边的笑意愈深。

卫城一步步走近她,声音轻柔得仿佛诱哄:“秦瓷,你是个聪明的姑娘,彭应杭他的选择,你也看到了。就算没有我,凭你这张脸,他一个小小上校,也保不了你多久的。你——要想清楚。”

秦瓷只觉得身体一阵阵发冷,胸口以下似乎都没有了知觉,她艰难地开口:“我不相信,我要他亲口对我说。”

卫城怜悯地看着她,好像在说“女人啊,总是这么天真愚蠢”。盯着她瞧了一会儿,见她依旧是倔强地站在那儿,卫城摇,大度地笑了笑,进去拨了电话,让彭应杭上来。

一年多前一次意外,让他惊鸿一瞥,得见秦瓷不曾遮掩的容颜,这次的事情他已经是筹划许久了,好不容易才用权势利益让彭应杭动心。

今后这小美人就是他的了,他会好好待她,如今叫上彭应杭来跟她说清楚,让她死心从此心甘情愿地跟着他,也没什么不好的。

卫城自诩是个大度的人,在这道德法律通通不管用的末世,他竟然这样通情达理,卫城不禁为自己的好心肠感慨了一番。

彭应杭进来后,就一直站在离秦瓷五步远的地方,垂头不语。

秦瓷看他那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苦涩地笑:“我不怪你,当年是你救了我,又让我这三年都过得平静安宁,你……确实不欠我什么,我也没资格怪你。”泪簌簌而下,她却没有去擦,任眼泪在白玉般的面颊上流淌,“只是,我是你的妻子……”

彭应杭的身子晃了晃,头却埋得更低了,他不敢抬头,他怕一看见秦瓷的眼泪,就会忍不住心软,就会后悔自己做出的选择。

秦瓷扬起带泪的小脸,看了他最后一眼,又转向盯着她目不转睛的卫城。

卫城此时已经被美色迷昏了头,秦瓷一张小脸哭得梨花带雨,瓷白的肌肤被泪水冲刷过后更显晶莹诱人,那娇娇怯怯中又透出一股无法言说的艳光,简直让人色授魂予!

他正盯着美人瞧呢,忽然——不见了?美人不见了?

眼睛眨了又眨,卫城左看右看,怎么秦瓷忽然就消失了?!

“人呢?!!!”

彭应杭抬起头,却没看到妻子,惊恐又茫然:“啊?”

骤然消失的秦瓷,此时正在窗外做自由落体运动。

天知道,她启动那蹩脚的瞬移异能明明是朝着下一层楼的,怎么好好的就瞬移到窗外去了?

落地的前一瞬,秦瓷想:自己果然是炮灰路人丁啊,连死法都这么炮灰……
上一篇:月影春踪        下一篇:命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