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中短篇故事 > 奇幻故事 > 龙的奴仆
龙的奴仆
第一卷 幼龙与暗精灵 PART 1 刺客

一股的触觉突然在胸口升起,像被火炭烫了一般,妮多·洛萨猛然坐起。

呼啸的风声从日落山脉的原野上刮过,如同野兽的低吼,将熄未熄的篝火还散发着余温,但已经不能担任照明的功能。

气温很低,妮多被身下坚硬的石块硌的发疼,她将项链从裹得紧紧的斗篷里掏出来:这是一根毫不起眼的绳子,挂坠是一片贝壳大小的红色鳞片。此时,这不透明的鳞片像烈火中锻造的金属一般发出了红色的光,温度也很高。

有危险!

睡意瞬间消散,妮多把项链塞回衣服里,悄悄拖起重剑,摆出战斗姿态,谨慎的观察四周。妮多是个娇小玲珑的红发少女,但却拥有巨人般的怪力,齐身高的重剑是她最佳的武器。

在这危机四伏的世界里,能预警的项链是保证她性命的关键。

这鳞片来自她的父亲。凯尔特·洛萨的人型高大强壮,一头火焰般的红发,脾气也跟发色一样火爆。他本来是生活在萨摩岛末日火山中的一头红龙,因为占据着无数的金银财宝被冒险者们觊觎,在吃掉了数不清的勇士后,最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凯尔特一时脑子发昏,竟然跟一个妄图窃取他财宝的小偷结合,从火山搬到港湾,成为一方霸主,还生下九个混血的儿女。

妮多是最小的女儿,大名尼德霍格,意思是“带来绝望的龙”。名字赋予了极高期望,然而本人却辜负了这个称号。她的发色和脾气遗传自父亲,但身材却遗传了母亲,妮多从儿时就长成一位高挑性感的红发女郎,但无论怎么喝牛,个子依然矮小,胸前一片平坦。身体上的挫折导致她性格扭曲,叛逆期格外恼人,一年前,十六岁的妮多在一场意外里使父亲满载财宝的次旗舰沉入海底,为了避免被红龙暴怒的吐息烧成焦炭,她卷走了能搬动的所有金币和道粳偷偷跑到费伦大陆。

拥有一半龙血是很占便宜的,妮多的魔抗比普通精灵脯受伤后痊愈速度也很快,力量和防御媲美矮人,但她从小懒懒散散,根本没学会逆天的龙语魔法。在生命极长的龙的眼中,十几岁的妮多和龙蛋也没什么区别,如果面临大批的半兽人或者地精,孤身闯荡的冒险者只能脚底抹油。

鳞片,意味着危险迫在眼前,经过一年的试炼,妮多也积累了不少经验。这个夜晚没有星星月亮,浓云遮蔽了山区的一切,妮多咬紧嘴唇,暗想下次任务一定要与人合作,再也不要单打独斗。这誓言她已经发过无数次了,但龙天生对财宝的欲极强,能独自完成的任务,她绝对不想跟其他人分享奖金。

妮多不是个好脾气的女孩子,她越来越焦躁,最后一点点理智控制着她嗓子眼里的脏话。

漫长的等待后,敌人终于动手了。一阵劲风从背后袭来,妮多只来得及扭转腰身,锋利的武器穿透她的斗篷,在后腰留下了一条两寸长的伤口。

“小人!”妮多迅速接招,反手挥出重剑,擦过敌人的身体,并没有留下致命伤。

好快的速度!半龙也是有夜视能力的,妮多打起精神,睁大眼睛,试图在昏暗的环境中看清敌人的来历以制定迎战对策。

什么也没有。

那敌人好似幽灵一般,只有一片黯淡的影子时而掠过。

是精灵吗?这速度不是人类或者矮人能达到的。扪心自问,作为一个混乱中立阵营的冒险宅除了偶尔在生意上做点假,妮多觉得自己还够不上被白精灵们通缉的资格。

敌人再次袭击。这次妮多看清了,是两柄黑色的匕首,没有金属闪光,暗杀者最爱的武器。刀刀刺向要害,对方是想置人于死地。

妮多也不再手下留情,握紧重剑,全力反击。这柄剑比她本身还重,一般人类仅仅抬起来都很困难,妮多挥舞起来却像一根小树枝,剑风呼啸着朝对方招呼。一股疯狂的怒火冲上头脑,她感到浑身皮肤发烫,理智渐渐消退。

妮多有颗纤细的少女心,旅行中如果有人问她的职业,她会温柔一笑,报上游侠或者药剂师的名头。但实际上,她是个天生的狂战士,血液里流淌着冲动易怒的红龙之火。许多在她手下筋断骨折的人都会莫名其妙,这样一具小身体里居然能蕴藏着如巨怪般的力量和愤怒。

狂战士漫无目的的爆发性攻击是很可怖的,黑暗中妮多的重剑压制住了对方的匕首,一击打中敌人的肩膀。听到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失控的狞笑出现在她嘴角。妮多空手抓住刀刃,凭着怪力轻松夺了过来,然后劈头盖脸的猛戳下去。

敌人反射性抬起手臂防御,被她一刀戳进血肉,割断筋脉直插入骨。又是一脚,妮多满意的感觉到的触觉以及敌人痛苦的闷哼。

狂战士的三下有效攻击,已足够让任何种族重伤。她停住手,发出一声畅快的啸声,然后弯腰拾起几根树枝扔进篝火。

光线亮了起来,她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倒在地上痛苦的抽搐。

“咦,是个卓尔?”妮多吃了一惊,把那人拖进火焰照射强烈的范围,仔细打量。

银发,暗褐色的皮肤,一对红色的瞳孔在强烈的光线下眯着。年轻的男子身材紧凑结实,全身隐藏在一件灰色的斗篷里,和夜色融为一体。

黑暗精灵(又名卓尔)。他们是白精灵邪恶的表亲,被赶入幽暗的地底后创建了自己的文明。他们每一个都是经过残酷训练出的暗杀宅不仅记仇,还嗜杀。

妮多打碎了这个卓尔的肩膀,废了一条胳膊,最后那一踢造成的内伤更加严重,他苍白的嘴唇不断吐出血沫,每一次呼吸带来的剧痛都几乎让他晕厥。然而从幼童起的训练使他懂得忍耐一切,卓尔咬紧牙关,充满恨意的眼神狠狠盯着敌人,鲜红色的眸子中跳耀着火焰。

他的任务失败了,死亡即将降临。为什么淬毒附魔的黑刀没有对敌人造成伤害呢?那刀刃即使划破一层表皮,也能让目标麻痹僵硬,而这个女孩儿居然更加狂暴。

妮多抓抓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黑暗精灵是全世界最记仇的种族,一旦得罪了他们,天涯海角也会被追杀到底。她什么时候冒犯过这个麻烦的种族?

妮多想起上个月,她曾经在魔索布莱城完成的一个任务。那是个深入地下几千米的卓尔城市,暗无天日的洞窟里,居住着近两万名黑暗精灵和更多的奴隶。这是个信奉黑暗女皇罗丝的母系社会,女性卓尔通过暴力和恐怖威胁,压迫统治着所有男性卓尔。魔索布莱城由八个最大的家族组成,每一个家族都有一名主母,掌握着家族内所有人的生杀大权。

一个月前,妮多替人带了一批有毒试剂魔索布莱城,跟排名第三的索达托家族做成了一笔买卖,从雇主那里顺顺利利赚了三百个金币滇成。黑暗精灵虽然风评极差,但她们是有钱的奴隶主,只要小心行事,还是有利可图的。

这是妮多唯一一次跟黑暗精灵打交道,她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冒险宅可曾冒犯过索达托家族的主母吗?还是不小心碰到哪个罗丝女皇的蜘蛛圣像?妮多记忆力一般,开始觉得有点偏头痛。

趴在地上的卓尔全身的肌肉都因痛苦而绷紧了,虽然肤色暗淡,但他毕竟是个精灵,五官精致,四肢修长,一对尖耳从银发里伸出来,是个年轻的刺客。耳朵尖端上有对称的浅色胎记,不注意看像是带着耳钉。

妮多蹲下,伸手捏住他一只耳朵扯了扯:“暗精,我不记得得罪过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你把毒药卖给索达托。”刺客吐着血沫,薄唇艰难的挤出一句话,昏死过去。

妮多解开他的皮甲和斗篷,上下摸索搜了一遍。卓尔已经失去意识,但他经过无数磨练的身体依然,弹性十足的肌肉在黑色的紧身衣下起伏。妮多一直以为生活在永恒黑暗中的卓尔们应该像蜥蜴一样是凉血动物,但看来她想错了,这个刺客的身体是有温度的,丝绸般黝黑的皮肤下流动着温热的血。

妮多心不在焉的摸了几遍,最后在他颈间系着的小袋子里找了一枚蜘蛛型的家族徽章,在火光下闪烁着柔和美丽的银光。

妮多眼前一亮,龙的热血燃烧起来了:“是秘银!”

她仔细看了看徽章上的字:法厄。

魔索布莱城排名第六家族。妮多恍然大悟。

黑暗精灵的社会并不是个和谐社会,充满了残酷激烈的内斗。家族之间的屠杀每隔十几年就会发生,大家族吞并小家族,小家族偷袭大家族,黑暗精灵的社会准则世所罕有,只要能杀掉上位者而不被发现,就能合理合法的占据对方的地位。排名第六的法厄家族和排名第三的索达托家族是敌对势力,虽然还未开展大规模的战争,但妮多的有毒试剂可能无意间打破了这个平衡,激化了冲突。

“真是无辜啊。”妮多感慨了一声,把徽章当做战利品收下了。这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同时也指向这昏迷的刺客。男性卓尔地位非常低下,仅比奴隶稍微高一点点,他们无权参与政治和祭祀活动,从生下来就被当做奴仆和战士训练,以满足卓尔社会残酷翟汰制度。这个大概就是被当做炮灰派到地表来做暗杀任务的。

妮多站起身,轻轻踢了他两脚,但他依然昏迷不醒。狂战的血液渐渐消退,妮多觉得后腰受伤的地方有点麻痒。她捡起刺客的刀对着火焰查看,刀刃呈现青紫色的光芒,显然是淬了毒。

“碰到我,算你倒霉。”妮多手指微一用力,匕首应声而断。这只是最普通的制式武器,从此可以看出刺客身份也没什么特别。

狂战士的属性使妮多在战斗时能忽视一切伤痛,遗传的一半龙血又抵抗了毒性发作,因此她幸运的躲过一劫。然而毒药并不会有益健康,妮多开了一瓶浓缩解毒药喝下,然后脱下上衣,对着火光上药疗伤。

“这药水很贵的,衬衣也是名牌,今天真是亏大了。”妮多小声嘟囔着,呲牙咧嘴把药粉撒到伤口上。

火光照耀在少女白皙□的皮肤上,她纤细的腰身和微微起伏的形成了一圈散发着暖光的轮廓。

黑暗精灵一动不动,眼睑的缝隙中闪过一丝红芒。
上一篇:梅林的脚丫        下一篇:误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