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中短篇故事 > 都市故事 > 圈养小熊妹
圈养小熊妹
第1章(1)

四月末的风,带着春天尾巴的凉爽雨气,早上临出门前还下过一场雨,到了中午,却见艳阳高照,好像几个小时前的那场大雨全是假的。

天台的红砖地上,一点水气也没有,还被烈阳烤得烫手。

韩笑颜整个人都藏进了小碎花伞的阴影下。

旁爆闺蜜商婷婷大口喝着冰凉的水果茶。

韩笑颜忍不住咽口水。她也想喝冰凉凉的水果茶。她一向怕热,现在被太阳烤得只想拿一桶冰淇淋当午饭吃。

但不行啊。

她扳着指头算日子,经期差不多就要到了,她向来会经痛,这两天说什么都要忍住吃冰的冲动。

可是……呜呜,她被太阳烤得好热好热!

偏偏商婷婷毫不顾忌的大口喝冰茶,还友好的递给韩笑颜,想分她一口。

韩笑颜忍耐又忍耐,牙根都咬疼了,但眼看着冰茶就要没有了,她忍──

她忍不下去了!

“我要喝!”娇呼一声,她从商婷婷手里抢过杯子,一口吸光了茶,还把里头的冰块倒出来,在嘴里咬得嘎吱响。

商婷婷看着她,眼里满满的不忍。

“你多久没吃冰了?”多可怜啊,就那一点残冰而已,吃得好像几百年没入口一样。

韩笑颜是非常喜欢吃冰的人,以前整个夏天她都可以只用冰淇淋和水果茶来喂养,现在只不过一点残冰,就让她好像过足毒瘾一样的露出满足模样。

“严学长不准我吃冰……”一提起这事,韩笑颜就想哭。她一向嗜甜喜冰,现在却只能看不能碰,太悲惨了。

她至少有一个礼拜没碰过冰淇淋了,平常也只能偷偷摸摸的从冰箱拿几颗冰块咬而已。

商婷婷撇嘴,“你家靖哥哥也管太宽了。”

“不要叫他靖哥哥啦,听起来好奇怪喔……”韩笑颜满身的不自在,第五百一十二次抗议。

商婷婷也若无其事的第五百一十二次无视她的反抗。

“他都把你像女儿一样的管着了,还不让人说他几句?”商婷婷翻了一个白眼。她生得好看,五官姣美,就算翻白眼也瞧来娇媚得很。“我说你到底告白了没有?什么时候可以把‘学长’两个字换成达令、亲爱的?”

闺蜜就这点不好,什么秘密啊,心事啊,都能随口揭出来。

韩笑颜脸皮薄,一下涨红了。“严学长,他、有女朋友的……”

“屁。”美人呢,就连爆粗口都很优雅。“他要是有女朋友,还需要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盯着你?他要是有女朋友,早该去关心他女朋友的肚子,还会理你一个贫乳妞的发育健康?”

这话说得真是又毒又戳心。

韩笑颜都要哭了。

她就是小荷包蛋嘛!她也想长胸啊,可是青木瓜吃了没效,什么的她也每天都在按,但大半年过去了,她的胸还是只有个小丘陵……

她忍不住瞥了眼闺蜜──

那丰美的小白兔哟,明明穿着同样的校服,商婷婷的“胸器”简直呼之欲出,又挺又大。

她坚定的相信,只要韩笑颜敢告白,那个衣冠楚楚、儒雅俊逸的严学长,就会立刻把人捧进结婚礼堂。

可惜韩笑颜胆子小、面皮薄啊!

商婷婷恨恨的磨着牙。

被她百般搓揉的韩笑颜已经把午饭吃完了。

三层的便当盒里装着开胃的酸辣菜色,韩笑颜吃得很满足,不忘夸奖商婷婷家的饭菜。“你家的食物果然是最好吃的,每次的菜单都很完美。”

“毕竟是我家请的厨子嘛!拟定菜单的人也是……”商婷婷脸上闪过微妙的,交迭的双腿稍稍扭了一下,在韩笑颜疑惑的目光下,向来娇贵的她居然自己动手把便当盒迭起来,收入袋子。

韩笑颜忍不住好奇,“上学期你家聘的那个罗管家还有再惹你生气吗?”

她已经听商婷婷抱怨很多次了。这个不好、那个讨厌,好像每天都要吵架。

奇怪的是,她也没有听到商婷婷把罗管家辞退。

今天还奇妙的红了脸……

这是代表他们已经可以和平相处了?

“不要提他!”商婷婷又恼又鞋直接转了话题,“休息时间还有半小时,你等会儿是在大队接力那里?”

“对,我跑第一棒。”韩笑颜看了下时间,该准备下楼了。

“校庆真麻烦,这么热的天还要晒太阳。”

韩笑颜虽然个儿小,腿又短,但身体灵活,还跑得快,每次校际比赛或者班级竞赛,都会把跑步的项目派给她。

商婷婷则是拉拉队的主力,除了要应付校际比赛之外,每次有什么赛事还要赶场去加油,简直忙死了。

今天是校庆周的第三天,太阳还是如此大,听说整整一周都会是好天气。

商婷婷像不要钱似的往肌肤上抹防晒油,她可宝贝自己那一身白净肌肤了。

韩笑颜伸了懒腰站起身,垂头想把还坐在地上的商婷婷拉起来,却瞥见她衣领下在锁骨的边缘,有两三枚深红色的印子。

“你身上被虫咬啦?”韩笑颜很担心,“有没有过敏?”商婷婷体质娇贵,很容易起疹子红肿或发烧的。

听她这么一问,商婷婷先是一僵,继而心虚的揪住衣领,耳根红了,脸庞却刷白了。

“你看错了!”她恼怒的白了韩笑颜一眼。“不准再问!”

“……噢。”韩笑颜一脸委屈莫名。

商婷婷顺着她的力道起身,拍拍裙子上的灰,两人一前一后的下了楼梯。

商婷婷想起一事,“听说宿舍临时整修,你有地方住吗?要是没有的话,来我家吧!”

“呃,不用了……我、我有找到地方住。”

“那就好。听说你靖哥哥也是住宿的?那你就去邀他一起住吧!提前同居一下什么的,说不定他会出什么坏习惯噢!”商婷婷头也不回的说着坏心眼的挑拨话语,乐不可支。

但也因为她没回头,便错失了看见垂着脑袋下楼的韩笑颜,一个紧张的哆嗦。

同住一屋什么的,太羞人了……
上一篇:倾城雪        下一篇:月隐流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