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中短篇故事 > 都市故事 > 半糖主义
半糖主义

正文 第 1 章

         

第1章

我要为爱坚持半糖主义,

永远让你觉得意犹未尽,

若有似无叼才不会觉得腻。

我要对爱坚持半糖主义,

真心不用天天粘在一起,

爱的来不易,

要有一点空隙彼此才能呼吸,

有多少温柔何必一次就用尽。

爱情登不能太多,太过甜蜜就会腻人。坚持半糖主义,不浓不淡刚刚好。

宁夏看着在自己对面喝着咖啡,打电话的沈昀卿,觉得自己对男人的审美观念总有一天会完蛋在这个男人身上。

手指在桌面上划着,一点雾白出现后很快消失。再抬头看了看,他依然低着头,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拿着咖啡杯,嘴巴交给手机,有空闲的时候交给咖啡。

她忽然想说,请问,什么时候可以空闲下来给我,请问,我要排几号队?

看吧,女人总是做不到半糖主义。

她把手臂稍稍掸起,看手腕上表的指针,指到0。

12点出来到现在两个小时,你总共接了1个小时零15分的电话,用餐时间是35分钟,5分钟点餐,而留给我这个女伴的时间和点餐的时间相同,5分钟!先生,我不是餐点!劳您大驾把您的时间给耽误了!

宁夏微微笑着,想像着自己发怒的样子。

表上的指针很快的移动着,他完全结束对话的时候,分针又走了一圈的四分之一。

他抬头,看坐在对面的宁夏。

“对不起,最近忙了些。”

刚刚的那些问话不成立,宁夏看见自己摇,貌似体贴的说:“没有关系。”

轻巧的四个字,男人倍感欣慰,又觉得缺少什么,总体来说这次的女伴宽容大量,却又缺少个性。

宁夏看他的神情便能猜到他的想法,她不是太在乎,与他一起也不过是因为他有不错的外表和内涵而已,爱情?太远了,离她遥不可及的样子。

“走吧!”喝完最后一杯咖啡,沈昀卿提议。

宁夏摇:“我和朋友有约,你先走吧,以后再约。”

沈昀卿耸肩,同意,起身离开,带走账单。

宁夏看着他离开餐厅,招来侍者。指着几乎一口没动的蓝山。

“换杯西柚汁,一份香橙味的泡芙。”

点了自己的最爱,宁夏才稍微的放松。在另外的人身边就要假装,实在是太累的事情。

忽然玻璃窗外闪出一张人脸,女人,美丽,长波浪发,染了淡淡的咖啡色,笑的讥讽。向她摆摆手后往门口走来。

宁夏也扬起嘴角,她是她的姐姐,静冬,她们的父母没有给她们姓,因为在离婚后她们便已经不属于他们任何一位,于是她们一个叫宁夏,一个叫静冬,她们是同父同母的姐妹,没有姓,只有名。

静冬坐在宁夏的对面,看一脸沉静的妹妹,她们长相相似度达80%,可是性格却大相径庭。她是牛仔加吊带衫,蓝眼影,亮色的唇膏。而她长裙,直发,清汤挂面。

“约会?是上次母亲要你相亲的对象?”

“恩,你呢?约会?上次你说的那位很酷的贝司手?”

“恩。”静冬招来侍蘸“摩卡,谢谢。”

侍者走了后,静冬继续她们的话题:“你还真是有兴趣也,每次都耐心的跟那个老太婆玩。”

“呵呵,她毕竟是母亲,你一个人已足够她烦恼。”

“我想。”静冬笑起来,狐狸的样子:“她更烦恼的是为什么这么乖的女儿每次的相亲都会失败吧!”

“有时候,婚姻是需要一定缘分的,只能说,我的缘分还没有到吧!”宁夏四两拨千金,端起西柚汁抿了一口,姿态优雅,极其美丽。

静冬撇撇嘴,她实在是佩服。其实若说性格,这个看似柔顺的妹妹,骨子里是讨厌任何束缚,用比她还要漂亮的方法去拒绝那些自己不喜欢,不妥协的问题。而且不露痕迹。

“顺毛摸的话,双方都会舒服一些吧!”宁夏想了想,带些劝阻意味的告知姐姐。她的性格太激烈,本来嘛,不愿意妥协的事情,明明可以用其它的方式说NO的,何必血溅三尺的惨烈。

“我可没有你道行浮”静冬嘲笑她的表里不一。

“道行也是需要辛苦修炼的,作为我的姐姐,我对你的懒惰无话可说。”对待这样熟悉的亲人,宁夏向来口不留情。

这亦是一种放松,是特别对待。

告别宁夏,静冬决定去把昨天看中的那套衣服买来,晚上去泡夜店,她可是当之无愧的夜店女王。

生活是用来享受的,爱情也是用来享受的。

所以如果爱情变的痛苦,不甜蜜了,那么放弃便是注定的。她不似她的妹妹,看似每天都在和父母安排的对象相亲,谈论爱情,但是子里却是排斥这类感情的僧侣性格。

外表往往是最靠不住的。静冬深知此道,她耸耸肩,所以她依然当她的夜店女王,躲避父母的一切陷害。

“静冬,您来了。”暗服饰的弯腰欢迎,她是暗的大客户,每月大半的花费送入她们的口袋,眉头不皱。

静冬轻扯嘴角,笑的很漠然。

正准备拿衣服离开,眼角却看到刚刚和宁夏喝咖啡的男子。虽然当时只是远远的看见一点身影,但是,请相信,静冬看男人的眼光一直是一等一的。

他和另一个女子在一起,没有宁夏美丽,但是在男人的眼中,宁夏是作为妻子的人,而这个女子亦是风流的情人。

但是比起她来……差远了。

她头发甩起,穿过他们旁边的更衣室,一点都不意外的,那男子的眼光随着她看来,镜子

中,那个男子的脸上闪过惊艳的光华。

换好雪纺纱的黑色长裙,她开门出来,那人和女伴还留着挑选其他的衣服。

她微笑,面对长镜,招来,修长白皙的手指掐住腰部的衣裳,凸显出纤细的腰肢和柔美的女性曲犀微微转动了一下身体,大摆的纱裙裙摆荡出优美的弧度:“我觉得好像腰身大了一些,不够服帖。”

她一直自信这样的自己足够吸引所有雄性动物的眼球,包括现在的那个男人。

换好衣服后,经过他们向外走的时候她悄悄松开手腕上红琥珀手链的扣子,任其掉在地上,径自离开。

她向外走去,没有回头,姿态缓慢端庄,和自己妖艳的脸庞成反比,一般出现这样的状态,便是她的肢体语言:她在等待,等待猎物自动落网。

“,您的手链。”

看,猎物来了。

她回头,微笑。笑容却僵在脸上,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西装革履,五大三粗。

“,您的手链掉在刚刚那家服饰店里,我们家少爷让我送来。”大块头指指店门前停的房车。

车窗漆黑看不见里面的人影。

静冬,她翻眼,首战告负。不甘的离开。

这个女人很有意思,沈昀卿微笑着看面容出现短暂呆滞的穿着漂亮黑裙的女子。不可否认她是个很魅力的女子,他见了许多的女人,比她漂亮却也屈指可数。而且她的表情是那样丰富,像是可以吸引人去把她所有的表情全部看清楚,他对她有意思,可并不代表他就要去追逐,已经三十的他对事业比女人更感兴趣。再年轻五年的时候他可以去追寻爱情游戏,如今的他已经敬谢不敏。

宁夏,是他如今选来作为妻子的女人,无趣、贤淑、听话。对于目前的他刚刚好够了。、

他嘲笑自己,商人的明哲保身和唯利是图的性格在自己的身上可以找到百分百。  

上一篇:追追小迷糊        下一篇:再见萤火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