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中短篇故事 > 都市故事 > 我的传奇故事之月亮惹的祸
我的传奇故事之月亮惹的祸

正文 第一章 毕业

我叫小华,是西南戏剧专科学校编导专业三年级的学生。

毕业前,我和表演专业的几个同学合作排演一个话剧,叫《月亮惹的祸》,作为毕业大作业,我是编剧兼导演,也就是那时,我认识了我的女朋友小莉,她是那出戏的女主角。导演配女主角,真是俗了又俗的爱情故事,但确实在我身上发生了。小莉长得不是非常漂亮,是那种很温柔可爱的那种,而我虽然长相还说得过去,但并不是现在的女生们喜欢的那种运动员体格型,我身材瘦小,个头也不脯小莉穿上高跟鞋的话我还比她低半头,更重要的是她的脾气特好,找到她我也心满意足了。每次我们并肩走在校园时,经常有学校的同学在身后指指戳戳,不难想像,他们一定是在说“这还真有艳福!”

由于戏的成功与否决定了我们是否能毕业,我们都非常努力,真可以说是废寝忘食,和小莉约会也大多在排练场,我是导演兼编剧,帮她准备台词也就成了我义不容辞的责任,还要为戏中的演员设计台步、动作。排练中有时其它演员不在他们也让我搭个架子,不论缺男演员还是女演员,他们都找我替,谁让我是编剧呢?所有的台词我都熟,我客串的时候动作也非常认真,同学们都说:如果给我化化妆,凭我清秀的外貌,绝不输给女生。我和小莉听了也就付之一笑。

毕业会演开始了,我们的节目安排在上午9点,到了八点十分,小莉还没有出现,大家都急死了,八点二十分,小莉的同寝室的小芳赶过来说小莉可能是急性肠胃炎,上吐下泄,直不起腰来,已经被几个学妹送到医院去了。

我听她的话了一阵紧张,放下手中的东西就往外跑,同学们赶紧拉住我:“小莉已经住进了医院,你去也帮不上忙,反正有医生呢。……况且……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我一时着急把这头给忘了,作为导演,我怎么能丢下这么多人不管哪?

“赶紧想办法找人替!”

我环顾四周,几个女同学个个都往后退!……唉!也不怪她们,她们能背好自己的那部分台词就相当不容易了,再让她们临时接别人的台词,谁能有把握不出错。搞不好演砸了,可守系到好几个同学了毕业成绩,这种事谁敢出头啊?

看来只有向考官申请推迟毕业了。大家都很沮丧地看着我,因为小莉是我女友的关系,我心中也是很自责,但我也一时拿不出办法来。只好低着头一个劲地向大家说:“对不起,对不起。”

其中一个女生怯生生地说:“要不……你再客串一下?”

“什么?”我以为一定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这时其它的同学眼睛也亮了:“对,小华,你一定行的!”

我看他们来真的,赶紧摆手:“不!不!不!真的上台可不行,你们别开玩笑了。”

同学们都说:“没有谁能比你更行了,只有你熟悉台词,知道该怎么表演,如何把握分寸……”他们一口气说了许多理由,一副舍我其谁的架势:“救场如救火,你就帮我们几个同学一把吧!”我被他们说得头脑一片混乱,……一会想着住院的小莉现在到底怎样了,……一会又想到对不起这十几个同学,耽误他们的毕业。他们说得我也没听进去几句。

同学们看到我不语,以为我默许了,男同学就招呼女同学赶紧带我去化妆。

我懵懵懂懂地被被几个女同学拉进了女演员化妆室,坐在化妆镜前,我才想起说:“不行不行,我的扮相绝对不可能蒙混过关的。”说着就站起身要向外走。

女同学们赶紧按住我:“相信我们的眼光和化妆技术吧,你会比小莉更加漂亮的!再说啦,你不帮忙谁还能帮?”

她们真是疯了,一定是想到不能毕业使她们失去了理智……我再也找不出反对的理由了,只好随她们摆布。

好在化妆室里什么都有,她们找来一件海棉给我穿上,然后穿上女主角的白色无袖连衣裙,真该感谢我那瘦小的身材,衣服虽然有点紧,但还能穿得上。我心中一闪念,那都是小莉穿过的呀,我虽然和她恋爱了几个月了,但还从来没有过亲密接触,现在我穿上她穿过的连衣裙,仿佛还能感觉到她的体温,我有点激动,不觉有点……好在紧张战胜了激动,我没有在女同学面前出丑。

一个女同学又忙着帮我化妆,眉毛、眼线、眼影、腮红、口红。还有一个女同学找来一瓶摩丝,给我拾掇头发(好在我为了保持艺术气质,留了一头及肩长发)我闭上眼,不敢看镜子中的脸,想着那样子一定会很惨。

二十分钟过去了,一个女同学的声音:“OK!完工!”使我又回到现实。

我慢慢地睁开眼,看了一眼镜中的我:“天哪!那是我么?”印在镜子中的是一张漂亮的面孔,大大的眼睛回瞪着我,一副受惊的样子,头发梳理成童化式样,两边的头发向内卷着。如果在校园里见到她,我会毫不犹豫地爱上她的。

傍边的女同学看到我吃惊的样子都在一边吃吃地笑:“你化妆后的样子非常像小莉,真是天生的夫妻相!”,我不觉又看了一眼镜子,小莉演出时也是这样化妆的,加上身材差不多,穿一样的衣服,看上去我还真和小莉有几分相似,远看绝对分辩不出来。……“真的不可以相信化了妆的女人,她们下妆还不知是张什么样的面孔”就是我当时的想法。

我头脑中忽然想到我如果能顺利通过演出,不是也帮助小莉获得了毕业证书了吗?于是我长出了口气,决定冒险一试。

外面已经在叫我们准备了,我和几个女同学一起向化妆间外走去,临出门时,一个女同学又叫住我,在我的胸衣里又塞入两团卸妆用的脱脂棉。

走出化妆间,着急地等在门口的男同学见了我都不约而同地:“啊!”出声来。

没等他们赞叹,台上已经开始报剧名了。

上台的时候,脚下的高跟鞋使我一个洌趔趄,差点跌到,不过很快我就适应了。好在我对剧本的理解比较透彻,当我角色后就发挥得很好,看得台下的考官都入迷了。

凭着“月亮惹的祸”,我们都顺利地毕业了,毕业后不久我和小莉双双来到广州找工作。初到羊城,翻开报纸的栏,满眼看到的都是招服务,没见有招导演的!静静找到了一份工作,暂时在一个歌舞团客串演出,工资不脯每月不到一千元,租屋吃饭,日子紧巴巴的。将就着渡日。而我已经跑了一个多月了工作还没任何起色,我跑到羊城和附近深圳的几家制片厂,他们的回答几乎都一模一样:你把自荐资料放下,等我们研究研究再通知你。我虔诚地交上我精心准备的自荐材料,满怀希望地等电影厂的通知。

直到某次在在-影的遭遇,使我的心完全冷了。

那天,我在住处等得心烦,心想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到-影去问问,没准他们的信已经经发出了而我不没收到。到了-影人力资源部,部长不在,我和一个办事员闲聊,聊了一会和办事员混熟了,他诚恳地劝我说:“我们这儿还有七八个北京电影学院、中戏导演专业毕业的都没饭吃呢,他们还十莉、张艺谋、陈凯歌他们的校友呢,你如果能拉个几百万的赞助我们还可以考虑。否则我劝你还是别等了。”几百万?说得轻巧,我现在拿几百都还成问题呢!至此我已经对当导演完全死心了。

我开始去找其它的工作,想去码头上做,由于我的身材实在瘦小,老板看都不看就让我走人。我只好考虑到歌舞厅去伴奏,那是我以前从不考虑的地方,我在学校业余学了一点吉他,凭着我的一张导演专业的文凭,和我的三寸不烂之舌,终于说通了花港歌舞厅的的老板,让我在他的歌舞厅伴奏,试用一个月。

我高高兴兴地回到出租屋,小莉正准备晚饭:“怎么样,有头绪吗?”

我假装不高兴的样子,小莉也就不再问了。

小莉确实善解人意,我那么长时间没工作,她从没对我有过脸色,一直是如待我像春天般温暖,我真感到自己好福气,心中暗想我一定要让她幸福,不让她一生幸苦劳累。为了她,那怕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认了。但是不幸的是,直到现在,我连自己都还要靠她养活,这些话我那有脸说出口。何况我根本没有说这话的权利。我感到我的男子汉气概随着一次次被拒也在慢慢地消失。

吃晚饭时,我一脸平静地告诉她:“我……在歌厅找了个伴奏的事。”

她看着我愣了半天,好容易才反应过来,一步跨过桌子,把我抱住了,使劲地边亲我边说:“我知道你行的!你不可能找不到工作的。”

想着我花了那么长时间,瞧了别人那么多脸色才找到这么一份“工作”,我有点不自信,我是否真的如她所说的“行”。小莉真让我感动,她总是一如继往地支持我相信我。她对我真是太好了。

第二天,我去歌舞厅上班,一进门,有几个就过来招呼我,问我需不需要?我对她们说我是来工作的,她们就热心地告诉我地点。我的工作是为歌手和舞会伴奏,客人点歌也可以要求乐队伴奏,凭我在校时对音乐的业余爱好,还将就着对付。

这个歌舞厅的总经理是一个北京人,据说好像是北大中文系毕业的,人很正派。歌舞厅内部装修得富丽堂皇,显得非常高档,客人们不少都是一些港台和当地商人大款、政要,个个衣着光鲜,进来后都是带上进包厢,偶而出来跳一曲舞。

晚上十二点半,小莉来探班,并给我送些吃的,我心里第一次有种当家作主的温暖感觉,我坐在员工小休息室内吃着小莉送来的东西,恰好经理走进来,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我一一作答。

他掉头看见小莉站在一爆我赶紧向他介绍,这是我女朋友,他上下看了她一眼,说:“真漂亮,不如到我这里来坐台吧,只是陪客人唱唱歌、跳跳舞,我这里的收入很高的,一天都可以挣几千块!”

我赶紧岔开话题,告诉他:“小莉有份很好的工作。”

“那好,如果以后有兴趣,随时欢迎你来。”说着笑了笑,走了。

虽然没表现出来,但我心里很不高兴,我即使再没用,也不会让小莉来做“”。

不知不觉在花港歌舞厅干了近半个月,一天,大堂领班叫我:“小华,经理让你去他办公室去一下。”

我的心格登了一下,心里隐隐感觉不妙,忐忑地走进总经理办公室,经理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只信封,我心知完了……

向我解释了好长时间,不过我没听进几句,一心想早点走出这间办公室。不过大致意思我知道了,好像是一个北京音乐学院的毕业生抢了我的饭碗。我显然没必要争辩,无论是从水平,还守系(他是北京人,说不定持有某个熟人的推荐信)我肯定比不上这个新来的。

最后我沮丧地走出总经理办公室。

回到家,我打开信封,里面装有900元,除了该得的600元工资,他还多给了300元。我再次怀疑起自己的能力,一个大男人(虽然个子不大),连个工作都找不到,还要先靠老婆养着,我还有什么用?有时我真恨不得一死了之,只是放不下小莉。

小莉回到家,看见我没去上班,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她好像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也不多问我,反而更加温柔地对待我。……我真有点受不了,她那怕打我骂我,说我没用呢,我心里都会好过些。……现在这样让我感到更对不起她,辜负了她。

又过了一个月,我虽然多方奔赚还是没找到工作,广州这地方真是个文化沙漠,商业味很浓,真正想搞艺术的根本没有立足之地,就连小莉的剧团现在也面临关门大吉。同时我也再一次怀疑起自己是否有能力在这个地方立足。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天晚上,小莉的肚子突然剧痛起来,我们一般是不敢进医院的,但我试用了许多方法没见有缓解,只好将她送进医院,经检查是胃溃疡,需要手术治疗,手术费大约需要四千元。

我被这个数字惊呆了!我们在广州这几个月,日子一直是紧巴巴的,那还能有积蓄?

小莉摘下了胸前的项链,我又卖掉了我所有值钱的东西,好不容易凑了2500元,好歹先安排住下了。我还得继续去筹钱。

我回到出租屋,挖空心思想着如何筹集余下的一千五百元,四下看看,家徒四壁,已经没什么好卖的了。……想出去找工作,但我找了几个月都还没有找到,这两天那有可能?……在广州我们举目无亲,也没地方去借。……我在屋里团团转,无意中看见相框里的一张照片,我停住了,那是我在学校毕业演出的时侯的剧照,里面是我化妆以后的模样,我早就想扔了它,小莉一定要留着,说要留个记念,记着是我帮她获得的毕业证书。房东太太几次来收房租时,都夸照片真漂亮,不过一直以为那就是小莉。从没想到那是我的照片,所以我也就不再介意她挂着它。

我拿起照片,仔细地又看了看,我一直都没有仔细端详过这张照片,有时偶而看一眼也有点感到不好意思。由于和我一起进行毕业表演的同学也有切身利害关系,他们也怕事情败露会受到校方处分,甚至于收回已经到手的毕业证书,因而大家都讳莫如深。在毕业作品展出的时候,出现在照片上都是小莉的名字,我也无意争风,小莉也是会心一笑,还有点自豪。搞得我心里都有点承认那就是小莉。

现在看着这张照片,白色的边连衣裙,童化发型,确实很漂亮,当然这时我没心情来欣赏它,在我脑海里一直回荡着的是歌舞厅经理的话:“只是陪客人唱唱歌、跳跳舞,……一天都可以挣几千块!……”

上一篇:二少爷的甜心        下一篇: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