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中短篇故事 > 古代故事 > 君瑶韵
君瑶韵

正文 第1章 懵懂国君

(一)

我是王,我告诉自己,是的,眼前恭敬的大臣们证实了我的想法。户部大臣冗长的陈述让我心中反感,不就是南方旱灾需要粮食嘛!打个呵欠,

“啊~,朕知道了,这件事就交给朕的丞相来办吧!”

位于前列的丞相忙恭敬的接旨,“多谢圣恩!”

“爱卿放手去办吧!你办事,朕放心。”

令人厌烦的早朝终于结束了,朕的大臣们陆续退出大殿,他们或许又会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朕这个只会把事情交给丞相做的国君了吧。我本来就不是当国君的料嘛,懒散懦弱喜欢享受,谁知道母皇为什么把皇位传给朕呢?这个或许母皇也不知道为什么吧!真正知道这件事始末的或许只有朕最最器重的丞相吧!

(二)

凤牺王国地域辽阔,物产丰富。建国之初,生产条件低下,男子因力量胜于女子,较易获得食物生存,故而地位稍脯但数代之后,由于女子掌生育而又相对男子心思缜密,地位渐渐升高。时至今日,已有数代凤牺之王是女子。但民风开放,男女有能力这皆可为尊。

上任女王,鸣,育有三女一男,三位公主稍长,鸣王极宠小王子,而小王子也是心思玲珑的人物,因此朝野上下对此男子主政抱有很大期望,偏偏小王子十二岁时突发急病医治无效而亡,鸣王大受打击,不久也撒手人寰。

鸣王驾崩之后,朝中一片混乱,三个公主的关系也渐渐微妙起来。虽然表面依旧亲密和乐,暗下里一直尽可能拉拢各种支持自己的力量。大臣们也在悄悄估量三位公主的实力以及及位的可能性。大公主聪慧美丽,善于帷幄,拉拢了不少人,二公主勇武健壮,长于兵法,也有不少大臣支持。相较之下年幼的小公主则显的平凡了许多,懒散,哦不,沉静,不引人注意。身边亲厚之人默默都为小公主捏把汗,悄悄为她疏通门路,寻找一些可以让她在这场政治斗争中活命的人物,像丞相,大将军,而他们,也是其余二位公主争取的重点。

(三)

“啊!”从梦中惊醒,看到了满案的奏折和嫱儿关心的面孔,“公主,您还好吧”

“我没事,收拾一下,我要出宫走走”

“是”

嫱儿是朕爹身丫鳜从小就跟着朕了,在这个皇宫中,只有她还敢称朕公主。

一袭平民女子的装扮和嫱儿走在人声嘈杂的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各自经营着生活。好久未出来的嫱儿很兴奋的跑去看路边卖首饰的小店,“!好多很漂亮新奇的首饰呢!”宫中各种饰物虽繁多贵重,民间饰品却也不乏新意。恩,不错,生意很好,我凤牺王国的人民生活很是富足嘛,满意的转身,继续向前走。一阵马蹄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抬头,便望见马蹄上那英姿飒爽的男子,一身黑色劲装,剑眉微蹙,薄唇稍抿,深邃的眼眸让我不禁沉醉其中,看着他眼中的急切,我也不自主担忧起来,忘记要随着人群躲避危险,只怔怔的看着他迎面靠近,再靠近。

“姑娘小心!”一股力量忽然把我向旁边扯去。待到我清醒过来之时,已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一手轻扶晕晕的头,视线上移,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透着温柔的眼眸,君子如玉,我心中忽然涌出这四个字。是啊,他真的很适合这四个字,一身白色儒生装显出温润的气质,精致的脸庞不会让人觉得娇弱,反而有种端庄的大气。

“姑娘你还好吧!”他关切的低头询问,忽然意识到抱着一陌生女子不慎礼貌,忙尴尬的放开。

看着他微红的脸颊,我的脸也热起来。

“!”被吓傻了刚刚回过神来的嫱儿忙跑过来扶住我。“嫱儿真是该死,居然让遇到危险!”

笑着安抚了一下她,我转身望着那如玉男子,"多谢公子搭救!望公子留下姓名地址,改日登门道谢”

他温和的一笑,“不用改日,姑娘像极了在下的一位故人,让在下倍感亲切,不知可否有请姑娘一起饮宴?”

我低头想了一下,抬头回了一笑,“好啊”

京都最好的酒楼,醉香楼,我与刚刚救我一命的公子相对而坐。他温柔的看着我,又好像要透过我看到别人。举杯示意“在下感谢姑娘赏脸”一饮而尽。

我亦举杯“谢公子搭救之恩”

几句客套话完毕,我们还真的聊了起来,他学识渊博,我亦见识颇多,一来一往,也是颇具趣味。待到回过神来,天色已晚。

起身告辞,却被他扯住,“在下与姑娘相聊颇欢,不知何时可以再相见?”

“有缘自会见面的,望公子耐心等待。”转身离开。

(四)

随着二位公主的拉拢举措的进行,朝野渐渐分为两派,已丞相为首的大公主派主张立长为尊,而已大将军为首的二公主派主张以武强国,故力挺颇擅武艺的二公主。原本貌合神离的两位大臣的朝中的争斗已明显尖锐化,朝务懈怠,又适逢天降大水,故而民不聊生。偏偏两派各掌一国家要害,势均力敌,民间均觉短时间内朝廷状况不会好转,人民衣食无着,哀鸿遍野。

便在此时,一向身体很好的二公主一夜暴病而亡。时至时刻,大将军疑心事中有事,下令彻查,发现是大公主下手加害,丞相包庇不得,最终以弑亲罪判了大公主极刑。最不被看好的三公主即位,史称瑶王。

(五)

朝中忽然出了件大事,朕的大将军突发急病逝世了,自从朕登基以来,朕的大将军似乎一直身体抱恙,总共没见上几面,所以没什么感觉。但由于丞相的劝导,朕纵然被打扰了休息的时间满心的不乐意,还是去将军府探望一下好了。

将军府,以往应该华丽却又庄严的府第,现在也知趣的变得肃穆。身着白衣的将军的遗孀向朕行礼,领头的人的身形很是熟悉。目光所至,身边的人便在耳边说:“陛下,这是大将军唯一的儿子,毓”

“抬起头来给朕瞧瞧”

“是”

啊,是那日将要撞到我的黑衣劲装男子,如此近看,其不俗的相貌给朕的冲击更加之大,薄唇微抿,灿烂有神的眸子含着深切的悲伤,额,还有来不及隐藏的愤恨?那愤恨一瞬间转成了恭敬,快的连我都以为我看错了。

“王,祝您福寿安康。”他说。

胡乱赐了些东西表达朕的安抚之情后,转身离开。

坐在皇辇中进了宫,朕和嫱儿换了平民的衣服又出了宫。走在繁忙的街道上,我再次遇到那个英姿飒爽的身影,虽然第一次见面他差点把我踩死在马下,虽然刚刚和他见过面。现在的他,或许是在为父亲的离去伤心,又或许是在为一些事做准备吧。我想,他是会来找我的。

(六)

其实,早在二公主死之前,瑶已经知道了朝中有变了,因为丞相找过她,大公主要杀的人,是她,以往没有任何作用的小公主。

“让这个没什么用的妹妹派上了用场,想必她一定会很感激我的吧。”大公主如是说;

“如果我的小妹妹,被发现死在二妹府中,致命伤口上插着二妹的剑,大家会怎么想呢?”

但丞相有自己的打算,大公主自认为擅长谋略,实则计划不周。若不成功,则大公主这个宝,我就压错了,从此再无翻身之机。如若成功,大公主即位,以她的霸道难免不会狡兔死走狗烹。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懦弱无能的小公主即位的话,会是个好傀儡。

于是,丞相与小公主交换条件,丞相保小公主安全,而小公主,要答应他三个合理请求。

所以,瑶王即位后,丞相对王说:“我的王,您年龄尚小,对朝廷运作之事也不太熟悉,老臣可以协助您。”

“那就有劳丞相了。”  

上一篇:悲与喜的穿越--再续前生        下一篇:黑箭掠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