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中短篇故事 > 古代故事 > 黄雀纪事
黄雀纪事
奶娘-钟妈

作者有话要说:奶妈眼中的这个事情……老人家嘛,总是比较啰嗦

架空文,背景是我乱说的

大家若被雷到了,请温柔滴拍砖,谢谢~  哎哟今个儿可累死我啦!老头子,给我倒杯水来,顺便给揉揉肩……诶,对,就这儿,用力!对了……今天在京城的张管事来信啦,告诉夫人总算平平安安风风光光地把嫁出去了,菩萨保佑!我那前些日子悬着的心今个儿才落地哟。

喂,老头子,掐指算算,咱俩到这黄雀岛也有十多年了吧……对,十二年了。想当年咱俩刚到这的时候还真被吓着了,什么黄雀岛,黄雀没见一只,秃鹫倒是不少!虽说是老爷的祖产,也不过就是内海上的一个小岛,那和京城可怎么比啊?别说夫人了,就算我们这些下人看了也乍舌啊。若不是这几年皇上开了通商令,海上往来的商船常要在岛上中转,过去那就是十天半个月也见不到一个外岛人哪!

死老头子,叫我别抱怨了?得,今天知道平安的消息,我高兴,懒得和你争!不过说回来,夫人当年还真是吃了不少苦啊:老爷去得匆忙,那些烂心肠的堂兄表弟,不要脸的账房伙计,欺负她寐儿寡母,把那田地商号的占去一大半,夫人的娘家又犯了事儿,无人撑腰,可怜堂堂一等公爵竟落得到这荒岛,靠点薄产度日……好端端的,咋又谈起这茬儿?你这死老头子又招我哭了!

现在大总算是出嫁了,咱们这大啊,从小到大真没让人过心,模样俊脾气好,就和戏文里唱的似的,那是温柔贤淑,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哟~咱们刚到岛上那会儿,不是常常入不敷出么?自从大管了家,这才慢慢好起来。我钟妈好歹在京城呆过,当年跟着夫人也见了不少夫人,咱们大那是一点不比她们差!

老头子你说啥?说我平时开口闭口都是二,今天怎地夸起大的好来了?这实在不能怪我偏心,你要说咱们大是人间的大家闺秀,那咱们二就是天上下凡的仙女。我钟妈活了几辈子,也没见过比咱们二更美的人了,一张嘴哟,甜得和蜜似的。她要朝人笑一笑,别说是你们这些大老爷们,就是我那心肝也要扑通扑通跳上半日;她要唤上一声“钟妈”,我这半日走路都是轻飘飘的。那京城来的任大人,不也对咱们二一见钟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往岛上跑,没几日就来提亲了呢?

你别笑,别说我了,除了你这没眼力介的,咱们这岛上的人哪个不是把二当成块宝捧在手心?夫人就不必说了,咱们大更是把二宠上天啊,你看看二的吃穿用度,哪样不是照着京城的规格给制备的?要不是咱们二真真招人疼,有哪个做姐姐的会愿意自己穿着粗棉布衣,妹妹的衣服却定是要京城的锦澜轩的裁缝做的呢?

就连二的婚事……唉……你想想大都廿二了,当年我廿二的时候,都给你生三个娃了。大就因为困在小岛上,到现在还没人来说亲,好不容易来了个,又是说给二的。本来夫人还在心,说什么长幼有序,大姐还没嫁人,小妹怎能成婚,后来大不知使了什么法子才让夫人点了头。这些大门大户我见得多了,像咱们大这样真心疼爱妹妹的我还真没见过。

呿!你这死老头子就别说风凉话了!什么叫这次出了这事全是夫人大惯出来的?主子们做的事儿,咱们下人有资格说啥?不过要我说,大在读书这事儿上也确是不对,怎么能因为二想学洋人的东西,就真请了一堆先生来家里教二?人家说,女子无才便是德,真是一点没错。二的性子本来就活泼,读了书之后更是不得了,天天嚷嚷着什么“民主”,什么“平等”,那日还拉着我说要把卖身契还给我,害我以为我犯了啥事要被夫人撵出慕容家呢。

哦,对了,二还说什么“婚姻自由”。老头子你说说,婚姻自然是要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由”个啥啊?不过说到底,这事儿我看二就是没错,谁年轻的时候没犯过糊涂,一定是那个天杀的王八蛋看我们二天真单纯,用什么花言巧语把她给骗了!

你又在说我当年把这杀千刀的夸得天上地下的事了?好吧,当初我是猪油蒙了心,没看出那姓徐的真面目,可这也怪不得我吧?那徐子卉可是大亲自请来教二画画的先生,那时他那么亲切又随和,还治好了你腿脚的老毛病……连大都被瞒过了,我又哪能想到这样一个清俊的读书人竟然人面兽心,不知用了什么话哄得二甘愿抛下全家和他私奔?

过去我常常抱怨咱们怎么就落到了这小岛上,现在想想还真是万幸。亏得咱们在这小岛上,若是在京城里,这事儿没一天可就传得满城风雨了,到时叫夫人和大可怎么做人呢,何况二还刚刚许了人家?

老头子,还记得二跑的那天吗?可真是把我吓死了。那日这任大人正好来到岛上,和夫人商议迎娶二的事儿,我在前厅服侍,就看见大走进来,吓了我一跳!那脸啊,白得和纸似的,我在这府里呆了这么多年,从没见过大这样骇人的表情。

夫人听说二与人走了,差点昏了过去,倒是任大人很是镇定,立刻吩咐下人将二和姓徐的捉回来。我当时还在埋怨大气糊涂啦,怎么当着二未婚夫的面把这事儿给说了,谁知大又开了口,连我都吓得差点昏过去,只记得她说:“任大人,小妹与徐先生情投意合,私定终生,我身为长姐,却毫无知觉,此错一;以一己私念为小妹定亲,却无征询本人之意,此错二;得知实情之后,不忍小妹伤心,故助之逃跑,此错三。千错万错,皆由我一人承担,只望大人能成人之美。”

得,原来二逃跑的事儿大也有份,老头子啊,当时我看到一手带大的们居然作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儿,可是死的心都有了,也忍不住埋怨起大对二的纵容来。忽然听见一阵大笑,我心想:完了完了,这任大人被气出失心疯了!偷偷抬头,就看见那任大人的表情古怪得紧,估摸着是气得厉害,整张脸竟像是狂喜。我一吓,低下头,又偷偷用眼角瞟了一眼大,她倒是平静下来,正直直地望着任大人。

那任大人渐渐止了笑,慢慢走到大身爆看了她半晌,蓦的狠狠捏住大的下巴。只听见夫人尖叫一声,这次可真是昏了过去,我赶紧上前打扇递水。大连眼珠子都没眨一下,还是直直盯着任大人,继续说道:“任何责罚我愿一人领受,请任大人成人之美!”

“成人之美?好个成人之美!”任大人终于开了口,说:“只是成了你们之美,谁来成我之美?阿薇如此负我,你慕容家竟还敢要我成全?千张喜帖早已发出,全天下都知道任家长子要迎娶慕容家的,我任家,丢不起这个人!”

这话说得还真是没错,先别说这任大人对二一片痴心,就算毫无感情,出了这事任家还不成了大笑柄?只见大终于低下眼,静了半日,睁开眼,轻轻说道:“求,大人成全。”

老头子,记得我说过什么吗?咱们大千好万好,就是不知变通,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不松口,那时我真要被她活活气死了。谁知道,那任大人竟然又笑了一声,放开,说:“好,我可以成全。”他退后一步,又微微一笑,这笑容可着实,着实……唉反正我那时背脊都嗖嗖冒出凉气。只见他又开了口:“我能成全,只是,任家不能。”

一边说着,他走出门去,边走边说:“二不在了,幸亏还有个大。十日后,任家自会派人上门迎亲。”

二不在了,就逼大嫁,这是什么世道!若是老爷在世,能容得他任家这么猖狂?老头子,别人不知这任家的底细,我可知道得一清二楚。他们三代之前还不知道是在哪个犄角旮旯做着没本的小生意,要不是皇上颁布那什么新政和国外通商,任家靠着在海上和洋人打交道狠赚了一笔,后来又因为造船还是啥的才能被皇上赐封世袭男爵。说到底,这还只是上代的事,其实就是个暴发户嘛!至于那个任大人的官职,更是可笑。我听说他根本就没考过科举,只不过在西洋鬼子那里学了什么什么海军……事战略,就成了兵部侍郎。听账房的李先生说,不论他官位有多脯天下的读书人都不稀罕呢。

这门亲事我本来就反对得很,我们慕容家是什么人?从太祖时候就是钦赐一等公爵,夫人的娘家也是赫赫有名的右丞相,要在以前,这任家别说和咱们结亲,就是要进慕容府一步都难似登天。哪知道,慕容家现在没落到了这个地步,竟要和这种平民做亲家。老爷若泉下有知恐怕都要从棺材里跳出来了!

老头子,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想说既然现在都已经嫁过去了,我就别再发牢骚了对吧。我只是伤心啊,这世道是怎么了,平头百姓也能和大贵族攀上亲家,那时还听二说现在京城居然有女子在做官,还有很多良家女子抛头露面开始做生意……疯了疯了!

两个,都是我一手养大的,本应一辈子享福,谁知道温良的大竟然要去做那暴发户的媳妇,也不知道她那柔顺的性子到了婆家受气可咋办……天仙般的二现在也不知道跟着那姓徐的到哪儿了……唉……

你别劝我啦,心烦!明天夫人还要出岛为祈福呢,睡吧。
上一篇:风秋三        下一篇:情非语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