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中短篇故事 > 古代故事 > 修罗夺姬
修罗夺姬

第 1 页

楔子

找不着………找不着……

要如何从一堆堆被焚烧成细末的骨灰里寻找那个如恶魔的男人?

她疯狂地寻觅着,却根本没有办法辨识。

紊乱的脑子里到了最后,只剩放弃自己性命换来她性命的他,最末的一句话。

我会找到你的。

为什么?为什么他没有依约前来找她?他可知道,她一直在等待他的前来?

他没能前来找她的原因只剩下最简单的一个。她最不愿意承认的那一个。

他,为了她,赔上了他的命。

明明是他亲口以狂霸的姿态说的,要同年同月同日生,也要同年同月同日死;为何如今他却早走了一步?

绝美的娇颜变得凄楚。她已然做了一个决定。

从来,都是身为奴隶的她在逃离他,而他负责找到她;这一次,她要主动奔向他。

从今而后,心甘情愿的,当他,永生永世的女奴。

第1章(1)

若不是极少出门的娘亲突然提议去看花灯,若不是人潮太多挤散了她和娘,若不是眼前男人那双邪美的蓝眸正灼灼注视着她,提醒着她未来可能的命运,她或许会觉得,方才所有的事,都不过是梦一场……

“娘?娘!”在拥挤的人群中,一位花样少女的声音融混在嘈杂的人声里,几不可辨。

姬蝶舞着急地叫喊着,生怕自己那不常出门的娘亲会在人群之中迷了路,忧心忡忡的她并没有发现,在她急急地寻着娘时,从后逼近的魔掌。

台上的拍卖一步步进行着,台下的男人们争先恐后地喊价要着他们想要的女子,热闹的程度不下赏灯的盛况。

而正对着台子的二楼,是今夜的特别席,唯有身分格外尊贵的人,才有资格坐在那儿。有别于台下热闹非凡的景况,特别席上安静得彷佛未曾有人坐在上头。

“黑教主,您为什么从方才到现在都不说话?是不喜欢我们给您安排的节目吗?”意欲巴结黑岳天的男人紧张又谄媚地问着眼前俊美无俦的男人。

黑岳天薄唇逸上浅淡的微笑。“怎么会不喜欢?眼前的一切是如此地俗不可耐,我应该要喜欢的,不是吗?”

“黑教主……”男人冷汗猛流,只差没有跪下来磕头了。

“今夜就到这里为止,不必继续了。”黑岳天唇边泛着过于温和的笑意,看起来反而更让人丧胆。

语毕,他旁若无人地起身,迈步就要离去。

“黑教主!”男人无计可施,竟然跪下拉住了黑岳天的衣角。“你再看一会儿,最后有。”

黑岳天缓缓转过头,唇畔有着邪美的笑。将要开启的唇却在眼角余光瞥见台上方才出场的那名女子之后,无声无息。

那名女子有着倾国倾城的容颜,那容颜,他毫无来由地熟悉,彷佛他已经在梦中见过千万遍。而此刻她脸上的冷静,更让拇人心魂的容颜增添一股难言的魅惑。

光只是这么看着,黑岳天原本平静无波的蓝眸已然涌现波涛。他唇边仍是泛着微笑,俊颜却已经整个转往台上女人的方向。

“跪下!”台上的男人拿着鞭子叫喝着。

“不。”姬蝶舞冷眸侧望男人一眼,并没有听话地跪下。天底下能这样对待她的人只有一个,就是今夜跟她走散的那一个。

“叫你跪下你竟敢不跪G”台上的男人凶恶地推倒她,让她吃疼地跪下。“看在你是今晚重头戏的份上,我原谅你,先不用鞭子。”

姬蝶舞晶亮的眸盈满傲气,虽然已经跪倒,却丝毫没有臣服的意思。就因为知道目前完全没有逃脱的机会,她反而能够冷眸睨视着这一切。

她的冷静自若和绝美清艳的容颜惹得台下的男人们疯狂失控,纷纷开始喊价,想不计一切地买下她。

“太低了,太低了。”台上的男人眼看着所有的人为她痴狂,更煽风点火地摇着头。“你们没有看到她是多美的货物吗?”皮鞭在男人手里挥动着,他熟练地鞭往姬蝶舞,刹那之间,她的上衫就破败不堪,连一并被勾破,丰盈的雪艳在绳索的绑缚之下,更显诱人。

上一篇:射雕之惜弱        下一篇:无双表姐VS有为堂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