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中短篇故事 > 古代故事 > 穿越之魔君的宠妻。
穿越之魔君的宠妻。
正文 第一章 回到明朝

黑暗中感觉到有人拉着我的手,低低的哭泣着“月儿,娘的心肝,你快醒来呀……,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娘也活不下去了……”

“夫人,您别太难过了,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边上传来安慰的声音。

我努力的睁开眼,还没等我看清楚东西,就被一把抱住“月儿,我的儿,你终于醒来了,可把娘担心坏了,我的宝贝儿”

等等……这是什么状况?不是我妈妈的声音,谁是月儿,什么月儿,我从她怀里挣开来,马上,我就想再次晕倒,妈妈呀,周围摆设都逝色古香,抱着我的妇人也逝装,边上两个十四五岁的小丫鬟也是一身古代的侍女装扮,看过太多穿越故事的我,马上回过神来,我穿了!真的穿了!到古代来了……

“月儿”一个好听的女声打断了我的思路“宝贝,你没事吧,你怎么不说话呀?”

我脑子里飞快闪过,要怎么回答,很明显,我马上就会穿梆,因为我不是她口里的月儿,想想以前在故事中看到的情节,我灵光一闪,不错,我就装是失忆,这样我就可以知道我想知道的事,还可以不被戳穿,在古代混下去,想办法回到我原来的世界。

“娘,我什么都记不得了,除了娘亲,我什么都记不得了”我开始撒谎

“啊,怎么会?春,快去请胡太医,夏,快去请老爷,快呀”

两个小丫鬟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

妇人,也就是我古代的娘又抱着我哭“月儿,娘的宝贝,都是娘不好,如果不是娘阻止你和那个人赚你也不会倔到投河自尽。呜……”

哦,原来,我是投河的啊,那个人?什么人?不会是和什么人私奔吧,古代的人遇到婚姻问题只会私奔来解决问题,“娘,我把以前的事情都忘记了,你能不能和我说说,现在是什么朝代?我是谁?”开玩笑,好不容易穿一回,总要清楚知道现在是什么朝代,到时候好搞点古董回去,嘿嘿……,不愧是搞经济的,要发财了,嘿嘿……,笑得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我的儿,现在是明朝皇上是明成祖,你爹爹是当朝礼部尚书杨柏康,你外公是齐王,娘是齐王排行第五的女儿,初云郡主,和你爹爹成亲二十年了,你上面还有两个哥哥,杨云风和杨雷,你叫杨月儿,是娘最小的宝贝儿,当然,你还有一个同你异母的妹妹杨柳,今年才十岁,你是在外游玩时不慎跌入河中的。”还好女儿失忆了,正好可以隐瞒她落水的真象。

哇,哈哈,太好了,没想到我有这样荣耀的家啊,爹是个尚书,娘还是个郡主,这下一定可以好好混了,耶,等等,“娘,你不是说我是投河的?……”

“没,没有,哦,宝贝你一定是听错了,你都晕了两天了,是累了吧,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古代的娘言词闪烁,罢了,反正没事,以前那个也不是真正的我,不想说就算了。

我刚闭上眼睛只听得一个激动不已的声音“月儿!”,妈妈的,差点震破我可怜的耳膜,接着就投入了一个宽阔的怀抱,还没来得及反映,又被另一个抱去,我完全没搞清楚状总,被他们抱来抱去,差点让我不能呼吸,听听还在吵。

“你怎么回事?我先来的!”

“你先来又怎么样!月儿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妹妹!”

“……你!……”

“让……让我……呼吸一下……”我小声说道。

马上被轻轻放开,映入我眼神帘的是一个大帅哥的脸,哇,不是一个,是两个,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帅哥。我呆呆的看着。

“她失忆了”我娘,低落的说。

“什么!”

“不可能!”两个不可置信的声音同时响起。

“那,不认不认得我?”两个帅哥同时把脸凑上来,一脸的期待。

“……是,哥哥。”

“娘,你骗我,月儿明明……”

“我是猜的,呵呵”我一脸不屑的说,白痴也能猜到呀,刚才都说了我有两个哥,而且在古代,女子的闺房不能有外人进来,而且他们这样抱着我,娘也没说什么,肯定是最亲的人啦。我翻翻白眼,不对!哥哥这么帅,那我是什么模样?我突的从跳起来,光着脚,满屋子乱转。

“怎么了?”惊了一下的三人,不解的问

“镜子”

“哦”马上,其中的一个哥哥过来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到外间,我没注意到,原来这个屋子还是里外两间的哦。

站在镜子面前,我惊呆了,镜中的人美得真是倾国倾城啊,水汪汪的大眼睛,弯弯的柳叶眉,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吹弹可破的肌肤,杨柳般的腰肢让人想到行动好似风扶柳的林妹妹,云鬓,活脱脱一个绝世佳人啊。我不由的脱口呤出“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月儿,快到去,你鞋子没穿,仔细再着了凉”哥哥们担心的争着来抱我上床。

“不要”我挣扎着“让我再看看”

“自已有什么好看的,乖乖躺着。”哥哥们,帮我盖上被子。

此时两个丫鬟也分别带着胡太医和我古代的父亲来了,我这里也才见到我的爹爹,我禁不住想哭,他真的和我在现代的父亲太像了,难怪在现代我也和父亲的感情特别好,原来在古代就一直是父女啊,他像我伸出手“月儿……”我扑进他怀里,哭得天昏地暗的,我本不是爱哭的人,但是在这样一个年代,本就没有任何亲人,我感到惶恐,孤独,我哭得情真意切,在场的人无不为之感动,“我的儿,爹爹一定不会让你嫁给那个魔头的,你别再做傻事了,乖……”

沉浸在悲伤中的我,并没听清他的话,只为自己在这个茫然年代而悲伤,直到我哭累了,沉沉睡去。
上一篇:穿越时空之绝对女侠        下一篇:嫖盗贼